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交换  »  娇妻如狗

娇妻如狗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一章
??
?????? 我叫夜微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证卷公司的业务员,每天起早贪黑,偶尔出出差,虽然辛苦,却也能混的个温饱。

  辛苦了几年,终于贷款买了房,完成了这个人生中的大事后我更满意自己的生活了。何况我比起其他人来说,我还有一个让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妻子。说起妻子我们是认识于大学的,第一次见到妻子若云就被那清纯的气质所深深的吸引了,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奋力从追逐妻子大军中脱颖而出,期间急色的我一直想和妻子发生进一步关系。可是连亲吻都会害羞得脸红的妻子一直不让,直到我们毕业定婚的当晚我才的偿所愿。

  刚出校园的我们,没有什么钱,第一次就发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居旅馆,不过却很幸福,爱害羞的妻子一边红着脸,一边宽衣解带,当我压到她身上的时候,还害羞的遮住了脸,知道那天我才知道一向保守的妻子还有那么好的身材,因为平常若云都是穿的很普通保守的衣服根本体现不了她的身材。

  我知道第一次不能太急,我耐心的抚摸亲吻妻子每一寸皮肤,我发现平常保守的妻子却出乎意料的敏感,知道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普通的亲吻也能让妻子脸红不以。我轻轻的抚摸,划过妻子的白白的胸,绕着花蕾划着圈。

  妻子居然突然绷紧了身子,手也突然紧紧抓着床单,迎来了一个小高潮。我真是爱死我妻子了,试问谁不喜欢一个敏感的妻子呢,让她随着你的挑逗高潮求饶呢?

  我如获至宝,迫不及待突入若云的身体中,在妻子若云最宝贵的泪滴中,夺走了妻子的第一次,生命的精华毫无顾忌的汹涌而出。

  没过多久妻子就怀孕了,理所当然的我们结婚了。婚后的我一直很幸福,在我的小女儿出身以后我更加锐意进取,从原来的公司中独立了出来,在妻子默默的支持之下我的公司越办越大,当然我也越来越忙,有时候一个月的时间只有一两天的时间呆在家里,可是我的妻子依旧爱我如往昔,我也没有因为有钱了而做出对不起妻子的事情,相反每次出差回家,我总会给我的小女儿和美丽的妻子带些小礼物,然后等夜晚女儿睡下后迫不及待的温存。

  我觉得我十分的幸福,我爱我的家庭,而我的家庭每一个人也很爱我,唯一有一点点遗憾的是:虽然我的妻子是个尤物也很敏感,却从不和我玩些过分的性游戏,最多停留在换一两个姿势配合我的阶段。

  记得有一次我喝了酒回家,硬是要把妻子绑着,走她的后门,还只绑到一半妻子的泪水就奔涌而出,哭着说我不爱她了,吓得我不敢在继续下去,连忙安慰妻子是她的魅力太大了,我才把持不住想玩更多的花样,若云才破涕为笑,不过却怎么也不肯配合我玩些夫妻间的游戏。我想这也是因为其的家教吧!若云的父母都是教师,所以思想上特别的保守吧。

  虽然不能尽情的玩花样,我依旧觉得很满足,事业有成,家有美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然而一切都在我一次意外出差计划的改变给打破了。

  第二章

????? 那是在一个夏天,公司和一个大客户的谈判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任何失误都不能放,我决定亲自出差到广州拿下这笔订单,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的助手李涛。

  说起这个李涛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不过背景却不太干净,犯过事顿过牢,不过也正因为这个,三教九流认识的特别多,交友也十分广阔,加上其出狱后一直努力改过自新,我就给了李涛机会,他也没让我失望,从进我公司时候的小职员,不到两年就被我亲自提拔到了助手的位子上,虽说是助手,不过其实就相当于二把手了,整个公司除了我,就他最大,即使这样他还是很细心的做好我安排的一切琐事,比如说今天我打电话给他要他帮我安排今天去广州的机票,连今天我要和一个大客户谈判的事情也没有瞒着他。

  因为两年多来,我充分见识到了李涛的交友广阔,公司很多客户都是他介绍过来的,最重要的是其一直在我公司踏踏实实做事,不像有些人,进来学了点皮毛就独立出去开公司了,要知道我们这一行竞争压力很大,赚钱的富得流油,赔钱的一夜就可以破产,最怕的就是手下精英的流逝。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感激他,慢慢的连刚进公司因其背景不干净而一直怀着的戒心也渐渐放下,更因起出色的业务能力引为心腹。

  我:「李涛,帮我安排下今天晚上去广州的机票,和3 天后回程的机票。」李涛:「放心啦夜微哥,我办事你放心,这次又是去干什么啊?」我:「有一个大客户,谈判到了关键时候,我这次去准备一举拿下。」听完李涛开心的笑了:「哈哈好啊,我们这个月的提成又要长了。」我:「是啊,是啊,没事你就赶快去帮我订好机票吧。」「好的。」说完李涛低下头转身出去。

  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看见其诡异的一笑,为什么说诡异呢,因为起笑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淫邪,对是淫邪。

  我愣了一下,打趣到:「李涛,别以为我不再公司就不来上晚班,去什么灯红酒绿的地方玩啊。」李涛的脸上明显有一丝慌乱,我还以为是说中了呢,拍了拍其肩膀道:「哈哈,你这还没结婚的大男人偶尔去放松放松也没事,不过不要耽误工作。」李涛连连称是。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露出个哥是男人哥懂你的表情,就打发他出去了,忙了一下午给心爱的妻子打了个电话:「若云,我有个大客户在广州今天要过去谈合同,三天后回来。」电话里面的妻子依旧柔柔弱弱的支持我:「老公,你安心去吧,女儿我会好好照顾的,到了那边打个电话给我,不然我会谁不着的。」挂了电话,心想妻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

  晚上七点,我动身往机场出发,半路上突然接到广州客户的电话,直接说我们公司给的条件不错愿意签合同了,这可是件好事情,我就不用出差了,想起家里的爱妻我高兴极了,连忙打家里的电话想分享喜悦,可是一直没人接,我也没多想,以为妻子是吃完晚饭后出去散步了。想起时间还早,就又往公司出发把一些遗留下来的事情处理好。

  到了公司门口,果不其然,大家都下班回家了,只有李涛的办公室的灯依旧亮着,我心感到安慰,真是一个得力的好助手啊。我的办公司在公司的顶楼第7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发奇想,想去看看我员工工作的地方,要知道一个好的工作环境是可以让员工工作的更加努力的。

  于是电梯在第6 层停了下来,我没有开灯,借助窗外一点亮光我环视起整层楼起来,一股骄傲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就是我的公司,紧紧依附在我身边的人工作的地方。

  突然,我听到了一些细响,在这安静的夜里格外明显,我还以为是有小偷,攧手攧脚的往声音的来源走去,转过拐角在李涛办公室门口,我隐约看见了一个女人,是的一个女人,女人披头散发的,从李涛办公室溢出来的灯光,根本不够我看清女人的脸,我只能肯定女人面前的男人肯定是李涛,因为除了他这个时候没人会在公司。

  透过隐隐约约的灯光我看到那女人没穿外衣!只穿了一套内衣,貌似还是情趣的,雪白的胸露出大半,内裤小的好像只有几根绳子黑色的毛都露出不少,下体那还有两个突出的地方嗡嗡的响,我想那应该是一些成人玩具吧,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嘿嘿,不过我可不是不懂风情的男人,我可不会突然出去打扰下属的好事,当然偷窥一下是免不了的。

  李涛:「嘿嘿,小母狗舒服么。」说完还真像安慰小狗般摸了摸那女人的头,女人只有嗯嗯的声音出来。

  我正感到奇怪,定眼一看原来女人口里还放着一个口水球,难怪说不出话来。

  不过可千万不要小瞧女人的智慧,即使说不出话,也不能阻止起表达情感,只见那个女人听后,连忙抱住李涛的大腿,不停的拿脸蹭着李涛的裤裆,我想这就应该是在表达舒服的意思吧。

  李涛看着这个女人的表现哈哈大笑:「小母狗,表现的不错哦,我就奖励你一下。」女人连忙用愉快的语气嗯嗯了两下,就看见李涛接下了女人的口水球,女人立马扶住李涛的大腿,小心翼翼的用嘴巴打开李涛的裤子拉链,一把把李涛的老二含住用心的舔着。

  这时我看到李涛的头明显上扬,肯定是爽到了,我看到这热血澎湃,不自觉的也解开裤子拿出老二套弄起来。

  过了没多久,李涛看样子也快达到潮了:「小母狗,看你这么努力的份上,我也让你爽爽。」说完拿出一个遥控器般的东西,我想就是女人身下成人玩具的遥控器吧,果不其然女人身下的声音突然加大了,我看到那女人身体明显绷住了一下,然后更加卖力的给李涛口交,同时屁股也不自觉的摇摆,说真的像极了一条对主人摇尾乞怜的母狗。

  看样子李涛也要受不了射了,突然他紧紧压着女人的头,胯下不停加速冲刺着,女人明显有些受不了这个强度,双手抵住着李涛的大腿,不过李涛明显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放肆的冲刺着,随着一声低吼终于达到了高潮。李涛胯下的女人下身,也明显大幅度摆动了几下,竟然是一起迎来了高潮。而我看到这也再也忍不住快速套弄着射了。

  第三章

?????? 爽过之后的李涛,可没有就此休息,他明显不准备放过身边的女人,只见其转身回办公室,拿出了一个盒子,一个项圈和一条鞭子,停在了还瘫在地下享受高潮余温的女人面前。

  低头低语着什么,然后就见女人转身趴在地下,屁股高高的翘起不停地摇摆着。

  李涛见状哈哈大笑:「真是条骚母狗啊,我今天会让你爽到爆的哈哈。」说完脱下女人那小的可怜情趣内裤,拔下下体和后门的电动玩具,最好笑的是,在拔下的过程中,我还看见女人屁股忍不住抖了两下,看来这么简单的也让那母狗爽到了啊,不知不觉中我也开始用母狗这个称呼称呼面前被我偷偷偷窥的的女人了。

  我原本以为是李涛忍不住要插入这个女人了,可事实让我意识到这个李涛还蛮会玩的。李涛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插入女人,直接其从盒子中拿出一个眼罩给女人带了起来,然后把口水球的位子换成一个舌头架,把女人的舌头夹住在口腔外面,收不回去,然后拔出玩具的下体就被更大的电动玩具占领了。

  李涛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仔细观摩了方,好像是终于让他满意了一般点了点头,这才把项圈套在了女人的脖子上:「贱母狗喜欢这个样子么?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呢。」我想着我的妻子,心想哪有女人愿意被这样玩啊,可是却看到那女人很快速的点了点头,我暗骂真是个骚货。

  李涛左看看右看看,可能觉得十分满意吧,便拿着女人下体的电动玩具进进出出的玩了起来,女人立马哼哼唧唧的,摇起了屁股,李涛哈哈大笑:「我就喜欢你这个骚味,现在我就让你好好爽一下!」说完拿起手中的鞭子无情的抽了下去,鞭子划过空气落在女人的身体上,奏起一个美妙的乐章,女人随着鞭子摇摆着,像似爽急了,嘿嘿随着一声淫笑,鞭子狠狠打向了女人两腿之间,只见女人高高的仰起头,伴随这一声高亢的呻吟似乎达到了顶点,全身都打起摆子来,下体传来扑哧扑哧的声音。

  我从未经历过这种事,当然不知道是怎么了,可是李涛帮我解答了:「哈哈,真是个喜欢被虐的母狗,这么鞭打你,你居然都潮吹了哈哈,笑死我了。」我草,李涛哪搞来的极品女人,明天一定要严刑逼供。靠,刚射完的下体居然又蠢蠢欲动了,真是太刺激了。

  李涛:「好了好了,爽完了吧知道该怎么做吧?」女人点点头,四肢朝地,居然学起了狗爬,李涛扬起鞭子抽着女人的屁股,可是女人非但不躲还摇着屁股承接着恩宠。

  李涛:「表现的不错,再奖励下。」说完打开了女人下体的电动开关,嗡嗡的响声可见其功率,爽的那女人扭啊扭得。

  李涛:「哈哈,该给你去透透风了。」说完居然用鞭子抽着女人像阳台走去,我擦真会玩啊,不过户外的阳台只有一条路,周围又没有可以遮挡的物体,看看时间已经10点多了,虽然舍不得美景,不过也该回家去慰问慰问自家娇妻了。

  伴随着依依不舍的情绪,我开着自己的座驾向家里驶去。

  第四章

??????? 连续三天不在家的妻子我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香烟抽着,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提早回家的喜悦早就被夜不归家,不知去哪儿的妻子搞的没有了。

  打了电话给父母知道了女儿早就在下午被妻子送到父母家照顾了,给妻子打了电话装作没回家还在广州,若云居然信誓当当的说和女儿在家呢。

  我关心爱护的,心爱的妻子居然欺骗了我,开始我还是以为是妻子贪玩晚点回来,可随着夜晚不断的加深,心里不安一圈又一圈的扩大。

  知道第二天的早上妻子依旧没有回来,我意识到事情的不对,深怕妻子出了什么危险,又打了个电话给若云:「若云,现在在干嘛?」若云:「我啊刚起来给女儿做好饭呢,你在广州那边一个人也要好好吃早饭啊。」听着妻子一如既往的关心,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愤怒。多年在社会上摸爬打滚的经验告诉我,爆发是不会解决任何问题,我忍住自己的火气劲量以平淡的语气回复着妻子。

  我必须要知道妻子是到哪去了,这视乎是解决问题的唯一之道。前提是我不能露出一丝马脚。

  我离开了家,也没有去公司,我要伪装的所有人都以为我去了广州。我偷偷在家里按了监控器,而且就在家里公寓对面的出租屋租下了一间房子,买了个望远镜好就近观察妻子的生活情况。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到了我原来出差要回家的日子,妻子才一个人回来,回家的若云和往常在家没什么区别,看看肥皂剧,做做家务,女儿也被接回了家里。

  我没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难道我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又从新过上正常的生活吗?不!绝对不!白手起家,从无到有,锻炼出了我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性格。

  我一咬牙心一狠,若云你不是平常和我装嘛,我就看你能装多久。

  拿起电话我从新给妻子打了过去:「若云,我现在在广州这边,客户又给我介绍了许多大客户,我可能要带一个多月才能回去了,回去的时候我再打你电话。」电话那头的妻子明显呆了一下,待着不情不愿的语气:「好的,我知道了。」透过望远镜,我看到满心欢喜在厨房做着饭菜的妻子,呆立在那很久很久,然后用手扶眼睛。

  看得我心里说不出来的痛,瞬间有点不舍,不过里面就被无穷的愤怒压了下去,我讨厌欺骗,特别是最亲的人的欺骗!

  于是我就开始蹲点的生涯,日复一日,妻子若云一如既往,天天买菜接送女儿,看看肥皂剧,偶尔做些室内的运动。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我没有发现一点异常,我感到焦急,我是个有事业的人,不可能为了私事一直在这里蹲点,公司也不能长时间的离开我。

  不得已,我只能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了,不过回来的事情我还是没有告诉妻子,公司也是偷偷去的。

  本来我想快速的处理点事情就把李涛叫过来,把一些琐事交给其处理,可是居然发现李涛今天没有来上班。无奈的我只能一件事一件事的细心处理。

  忙完工作已经是已经是大半夜了,连忙驱车回到出租房内,继续观察妻子,却发现其不在家!

  我打了个电话给父母,果不其然,女儿也被送到父母家带了。

  我连忙调出监控,不停地快进着,期待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好像是下午5 点左右,若云的母亲也就是岳母居然来我们家了。

  额?居然是被岳母接走了,难道只是单纯去娘家玩玩么?我继续看下去,却发些越来越有些不对劲,只见画面中的妻子,精心的打扮着,连内衣都比划来比划去,最好挑了个情趣蕾丝内衣,穿在身上,上衣选了个修身的白色衬衫,裤子选了条修身的牛仔裤。这是要跟岳母回家的打扮么?去自己母亲家打扮这么性感干嘛。我继续接着往下看,却发现换了身打扮的娇妻直接跟着岳母出门了。

  她们是要干嘛去,这是要回家的样子么?到了晚上也没回家,到底是到哪去了?我感到我的世界观不能复合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了。我涌起强烈的好奇,我一定要知道妻子今晚和岳母去了哪里!我冲上街道招了个的士,向岳母家杀去。

  第五章崩塌的世界观

?去到岳母家,岳母也不在家{前文忘记交代了额岳母是单身岳父因病去世什么的反正就是不在了},家里一片漆黑,岳母和妻子到哪去了?一瞬间感到特别的失落,惆怅若失。

  我也不急着回出租屋,就在岳母家前面的公园漫步散心,累了就在公园的长椅上边抽着烟边休息,这么些天来,我躲在出租屋内,偷偷的窥伺着妻子若云,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我是否该挑明了和妻子说?那么我目前幸福的生活还会存在么?唉我真有点心里憔悴。难道就这么隐忍过去?心烦意乱。

  突然我感到寂静的公园有一些异动,往声音发出的地方瞧去,哇塞!是两个女人,称不上裸体却比裸体更诱惑人的女人。其中一个女人赫然穿着我妻子出门挑选的蕾丝内衣!天啊那不会就是我的妻子吧。

  上天啊,我的心里感到非常的惶恐,却又莫名的兴奋,隐藏在心里邪恶的想法,使我没有透出声音去阻止,我悄悄躲在灌木丛的后面,拿出了手机摄像开始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

  借着灯光,我确定了其中一个女人是我的妻子若云,另一个女人赫然是我的岳母!她们居然在半夜的公园里,尽情的暴露自己!她们先是撅着屁股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走啊走,可能是觉得这么无趣还是因为暴露的快感居然同时开始摇旗了屁股。

  黄色迷离的灯光下,两具雪白的肉体,在这一瞬间显得有些迷离。突然她们有开始了自慰,茂密的黑森林就正对我躲藏的灌木丛!淫丝浪语声不绝入耳,高高扬起的阴户散发着淫荡的光泽!

  我可耻的硬了,也不能说可耻,正常男人都会硬的,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我露出我的老二套弄了起来,伴随着仅一个灌木丛相隔的妻子和岳母的不绝入耳的淫声细雨,我和她们一起迎来了高潮。

  高潮过后的我有一点点的脱力感,实在是太兴奋了。不过我却看见高潮过后的若云和岳母居然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抬起了左脚如狗撒尿般的只是保持着,看着她们的表情,我觉得是在酝酿着什么,时间静默了几分钟,情况才有了改变,她们重新揉搓起才刚刚高潮过的阴户,身体不停的摇晃着,像似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

  挖槽!居然是撒尿,没错两具洁白的肉体居然同时保持这狗一般的姿势撒起尿来!我刚疲软下去的老二被刺激的又有了抬头的迹象。

  看着熟悉的脸庞,我不禁暗暗自问,这是我熟悉的害羞的妻子若云么?这是我做老师知书达礼的岳母么?明明是两条母狗都不如的狗啊。我受不了了,情景很刺激,但是残存的理智告诉我要结束这一切。

  当我准备迈开脚步出去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不对劲,妻子和岳母的动作怎么那么一致,期间也没看见交流啊。好像有一支巨手在隐隐操控着她们,漆黑的夜里好像泛起一双都在云后明亮的眼睛。

  我不能就这么结束,我要找出幕后的巨手,今天不过是巨手操控她们调教的一个过程。我要忍,只有更加的隐忍才会彻底的解决问题。我躲在灌木丛后,收回了迈出去的脚又开始静静的等待。

  偶尔妻子和岳母还会变化一些动作,或者相互抚慰,或者一字排开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做为月光下唯一的观众,我默默的看着,默默的重新套弄起再次抬头的老二。但是有股东西熊熊在我心中燃烧。它仿佛要喷涌而出,却又迟迟不肯出来。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却能让我无比的兴奋,兴奋中还隐隐夹杂着一些说不清的不安。

  我一直的观察一直等待幕后的巨手出现,终于被我等到了一次机会,爽完毕的妻子和岳母穿起了丢落一旁的衣服,手牵着手走出了公园的大门,看着她们性感的背影,我觉得她们不想母女更像一对姐妹,淫靡的姐妹。只见其坐上了一台黑色的轿车,轿车隐隐我只能看到貌似是一个男的开的应该就是幕后的巨手吧!

  我想更近的看清时,轿车轰鸣一声,只剩下惆怅若逝的我独自留在再也没有一个人的公园。唯一的灯光就是手机上再重新播放刚才淫靡一幕的影片。

  第六章奴隶妻子的规则

?????? 一夜未眠,出租屋内的餐桌上堆满啤酒罐头,透明玻璃制作的烟灰缸也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烟头。一夜的思考,我考虑了很多,我爱我的妻子,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我十分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我并不是想要报复,也并不是想要惩罚妻子。我爱她,所以平常我都是尊敬她,不愿违背她的意志去做一些事情。

  现在的我,知道了妻子的性癖,我不该感到愤怒,我细细的反思觉得可能是我忙于工作而忘记了观察妻子的生活。

  妻子有这个爱好,我该去满足她,而不是让她欲求不满的去找他人去满足。

  我不停地反思不停地思考一夜过去,我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我并不是想要破坏抛弃我的妻子,我还想和其一起走下去白头到老。事情已经发生,我该做的应该是挽回我的妻子,不管是其心还是其肉体,我都想要她依赖我,毕竟我才是他的丈夫,我才是他的天和可以依靠的港湾。至于幕后的巨手,我决定先放一放,先从新从头到脚的俘获妻子再说。

  思考了一夜的我走出了租出屋回到了家中,一切又如往常一样,和和睦睦,我和若云也是相敬如宾。不过一个计划,一个夺回我妻子身体的计划,在这平静安详的生活中,开始了波涛汹涌。

  我把昨日用手机拍摄下来的视频,储存下来,放在一个U 盘里,给妻子寄了过去,同时还夹杂着一份信。

  信里我把自己编写为一个因为娇妻出轨和他人玩变态游戏,而导致家庭和事业都失败的男人。出于对社会的报复,决定惩罚所有淫荡的妻子,在此偶然的机会我拍摄到了这段视频,并且透过一些方法了解到了妻子若云的本人情况,威胁她要她接受我的调教,我一定要狠狠的惩罚她!这就是我夺回妻子肉体的第一步!

  只需成功不许失败!

  一个上午,我坐在公司工作的百无聊奈,也许是心确实也没放在工作上,我感到十分无趣,我透过摄像头监视着家里的一举一动,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迫切的希望送快递的来到我们家门口!

  画面中的妻子一如既往,安心呆在家中。知道下午一点左右送快递的终于来到了我们家门口,我内心忍不住到我真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来了啊。

  妻子接到陌生的包裹,我看到若云的脸上明显有这差异的表情,询问快递员也无果之后,妻子终于签了字,收了包裹。我知道,我的第一步正式开始迈开了!

  我躲在监控的画面之后窥伺着妻子。我看着她打开包裹,拿出了那个U 盘,直到她拿起了那封信!我看着画面中的妻子脸上的表情差异到绯红再到铁青,然后静默,颤抖着拿出了U 盘查到了笔记本上。前几天的疯狂豁然印在屏幕上!一直隐身于黑暗之中,妻子若云的另一面,就这么被我强行带入了正常的生活轨迹了。

  我看到画面中的妻子畅然泪下,是伤心?是悔恨?一瞬间我有些不忍,不过瞬间就被强行压制了下去。我拿起我早已准备好的新手机和通过朋友买来的变声器,给妻子打了过去。

  我:「太太,我想礼物已经收到了吧。」若云:「你是谁,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我想怎么样?你自己做了什么应该知道吧,哈哈我想如果这些东西给你丈夫看到会怎么样?」若云:「不要!不要给我的老公看到。」我:「哈哈,那我想我们都是成年的男女了,如果不想你丈夫看到,你应该怎么做我想你是明白的。」若云:「……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哈哈,到底怎么样?不就是满足你的愿望,来调教你啊!」若云可能被刺激到了,语气狠毒了起来:「哈,那你来啊,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贱,还说要惩罚淫荡的妻子,说到底不就是想玩我嘛,你来啊!你来啊!你来啊!」听着妻子的歇斯底里,我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我现在的身份是不可能出面调教妻子的,我又不能让妻子继续被其他人染指,所以我灵机一动:「太太,我想你可能想错了,我才没有兴趣来上你这个变态,我是要惩罚你,你不是喜欢被人调教么,我要你慢慢在你丈夫面前暴露自己的本性,求着你的老公来调教你。」可能是因为我答应不亲自出面去调教妻子,妻子的语气明显缓和了起来:

  「是,是,是真的么?」我:「当然是真的,前提你要按我说的去做。」若云:「我会的,我已经对不起老公了,我也想做些事情来弥补,你的出现对我来说可能也是个机会。」我:「是么太太?那你就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吧。」说完我挂断了电话,编写了我第一个任务给妻子发了过去:今天下午只穿一件围裙在家迎接丈夫回家,怎么样处理,我想你这么大个人会明白的,署名:惩罚者。

  第七章只穿围裙的妻子

???? 透过监控的画面,我看见妻子一只看着短信发呆,我不禁有点暗暗焦急,如果妻子拒绝了这个任务,那么我的计划和后续将全部不能开展,我会彻底不知道怎样才能挽回我妻子了。

  妻子一直发着呆,像似木了一样,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的过去了,妻子依旧不动着再发呆。不行我得想一个办法,我不能坐以待毙,我的心里这么怒吼着。

  我拿起我正常的手机,向妻子打了过去,响彻客厅的电话铃声终于把妻子从发呆中惊醒过来。

  妻子发现了我给其打过去的电话,楞了一下满怀欣喜的接了起来,我看到妻子这样的表现我还是很高兴的,这证明了我还是她的港湾,在她收到风吹雨打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港湾。

  若云:「老公,我想你了。」妻子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话,却让我有点小窃喜。

  我赶忙接到:「我的亲亲小老婆,我也想你了,所以我现在工作都不做,就想和你打电话聊天!」若云:「是嘛,老公你真好……」我听到妻子的语气有种很欣慰的味道,也有着淡淡的感伤。

  我如本能反应搬极力逗笑着妻子,直到妻子失声笑了出来,我才终于在心里放下了一些东西,在我正准备就这么挂断电话的时候,若云突然嗲声来了句:

  「老公,早点回来哦,我准备惊喜给你!」就在那一瞬间我明显感到妻子放下了心中的一些束缚,而我也离我的计划和目标更进了一步。

  透过画面,我看到妻子开始一件又一件的脱去衣服,连着胸罩,连着白色的底裤。都统统的脱去,真的只套上了一件围裙!才开始如往常一般做起了饭菜,等待我回家。

  一种浓浓的幸福感包围着我,因为我知道妻子并不是单纯的屈服于惩罚者,而是真心的爱我才回接受这一次的任务。我瞬间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往家里赶去了。

  我不能露出马脚我耐心的等待着下班,熬啊熬啊终于到了下午五点三十分,我如离铉之箭般飞快向家里涌去。

  叮咚,叮咚!家里的门铃回响着,我站在门外万分期待着妻子来开门。门一打开的的一霎那,我看到妻子雪白的肉体,只穿着围裙,丰满的胸部完全遮不住,两边都漏了大半,若隐若现的黑色深林,完全露出的雪白大腿,我看着得有些痴了。

  妻子羞红着脸,看着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忍不住的娇嗔到:「死色鬼,就知道你会喜欢的,这个惊喜满意么?」我:「满意,满意,一万分满意。」若云:「那你还不快点进来,再在门口站着我就不理你了。」说完对我够了够手指,转过身向里面走去,我看着娇妻的背影,那一扭一扭雪白的大屁股,瞬间小弟弟斗志昂扬,顺手把们一关。龙行虎步般迈入家中。

  随着「碰」的一声关门声响,我急色的一个饿虎扑食,向妻子扑去,双手迅速占领高地,恶狠狠的揉搓着,敏感的妻子,瞬间就脸色更加红润了,我在妻子的耳边低语到:「小骚货,穿这么诱惑,是不是想我现在就吃了你啊。」「嗯,嗯,你来啊,你来啊。」哈哈那我就来了,我腾出一只手立马从妻子围裙的下摆抚摸上去,知道茂密的丛林,我感到我探出了一条流水的小溪,我用我的手指不停地往深处探去。

  突然高压锅上汽的声音,打断了客厅旋迷的气氛,妻子赶忙推开我道:「看你急色的样子,先等等啦,等我搞完饭菜先。」我肯定不同意啦,不过妻子继续坚持的推开我,我不好用强,我还要装成和平常一样的对待妻子,我就只好忍忍了,百无聊奈的坐在客厅里,看着厨房里扭着屁股做着饭菜的妻子,我的小弟弟越发坚挺,啊呀呀,受不了了,我决定突袭。

  我一把抱住正在炒菜的妻子,双手揉搓着妻子的胸部,妻子嗔怪着我,你又来干嘛啊。我可不想再一次被妻子打断,连忙把硬的发烫的小弟弟顶了过去。

  若云立马就感受到了我下体的热度,瞬间就没有说什么了,我的动作也就越发大胆,最后提枪而上,压着妻子就干上了,妻子一边竭力的炒菜一边撅着屁股被我草着,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强烈的刺激让我十来分钟就射了,不过我相信时间虽短妻子和我却都非常满足。

  理所当然这次的晚餐,味道么,呵呵,真心说来,也就那样。不过有个诱人的妻子在身边服务,嘿嘿,所谓秀色可餐嘛,这晚餐也就成了我吃过最美的晚餐了。

  饭后我连让妻子去收拾的碗筷的时间都没有,继续提枪而上,那一晚就在客厅阳台卧室尽情的宣泄着,很多原来妻子不同意的姿势我尽情的用着狗草式,面部骑乘式,一字马,脚M 字,我尽情的爽着,妻子也被我搞的尽情的高潮着。

  真可说的上是荒淫无度,真真正正的当了回一夜七次郎,妻子在我刻意的努力下也被我搞的前前后后大小高潮了几十次,爽的妻子后面打趣我,边草边叫着我:「七次郎。」叫的我忍不住又强行提枪而上。

  一夜的疯狂直到精疲力竭,我觉得我和若云之间有一颗如蛋般的东西,它的外壳渐渐的破裂,有种东西即将破蛋而出。

  不过总体说来,我还是很满意的,露着身体发软的娇妻,我幸福的想着下次的任务,沉沉睡去。

  第八章妻子的新任务

?????? 一早起来,妻子娇羞的躺在我身边,一睁眼就发现妻子正在偷偷观察我熟睡的样子,脸啊红扑扑的,清晨本就容易勃起,若云这个样子更是看的我兴致大气。

  察觉我突变的眼神。妻子立马撒娇式的捶打我,然后把头缩得低低的,害羞极了。

  哈哈若云这个表情真是完美的鸵鸟心态啊。我特别喜欢看,试问谁不喜欢看妻子在你一天大战之后第二天起来娇羞的样子呢?

  想着昨天确实做的蛮多了,妻子也有点抗拒估计她现在下面还会有点肿吧,嘿嘿。就没有强求再来一次。剩下来的便一如既往,看着妻子忙里忙外煮着早餐,打扫着卫生,昨夜真是太疯狂了,到处都是我和妻子的痕迹,妻子一边红着脸碎碎念一边细心打扫着。一瞬间,我仿佛忘记了妻子的出轨与半夜的疯狂,有种浓浓的家庭幸福感,甚至想就这么样了,不去追究。不过当我摸起我的手机的时候,我霎那间隐藏在心中的计划从新又沸腾起来。

  如此以来我也没了兴致继续呆在家里,打了个招呼,就如往常的上班去了。

  哈不过昨夜还真是疯狂很爽啊。哈哈,心情有这些许愉快的我,工作效率也大大提高,一个上午我就处理完了,剩下的时间就开始该好好考虑考虑该怎么以惩罚者的身份来调教调教妻子了,哈哈想着想着不知觉有点兴奋了。

  昨晚已经比较疯狂了,不过还是没有达到妻子那夜公园的疯狂啊。那叫什么,对了好象是叫暴露吧,嘿嘿这次就玩这个?不过就这么单纯的玩和别人调教妻子一样的手段啊,没意思,也不能夺回妻子的肉体,我要搞点新花样。

  我突然就想起了那天在公司看到的那个女人,淫荡暴露的肉体在空气中无穷的扭动,下体那成人玩具在嗡嗡的轰鸣着。哈哈我真TM是个天才就这么玩,怎么想就怎么做,下午我找了个借口就去了一家成人用品店。说真的,我原来还真不觉得我会走入这种地方,说老实话我觉得我们原来夫妻生活也蛮协调的,加上妻子不怎么同意玩花样也就更不会来了。

  第一次推开成人用品店的大门,进入有些阴暗的室内,心里还真是有点紧张。

  哈店老板居然是个女的,不过各位可千万不要以为我会有什么兴趣,要知道一个女人敢经营这个,独自买卖,那个姿色究竟要达到什么层次,这个可以想象的。

  老板娘:「小伙子第一次来?」我支支吾吾的说道:「是的。」老板娘:「这么小就纵欲过度要吃药了?啧啧啧,小伙子要注意身体啊,不过我这有特效药要不要试试?」我擦,你才要吃药,你全家都要吃药,我连忙说:「老板,你搞错了,我健康的很只是想买些成人用品,增加些情趣。」老板娘:「哦哦,那自己好好挑。」说完也就没了兴致,我擦什么人啊,不阳痿不吃药你就没聊天兴趣了?什么嗜好,祝你全家男性都要吃药。不过心里想是这么想还是调了两个成人玩具,一前一后嘿嘿。至于次尺寸嘛,为了让妻子更爽HIGH到爆,我就特意买了更我心里觉得若云改用尺码大一号的。在走出成人用品店的时候,经老板娘的激励推销还买了个女用发情膏。

  出了成人用品店,连忙找个快递把这些东西给妻子寄了过去,想着妻子会出现的种种差异的表情,我就像即将得到一个新玩具的小孩子,开心极了。

  剩下的时间,我就枯坐在办公室类,透过监控等着快递上门,上次急迫等待快递出现的心情又出现了。

  好不容易等到妻子收到快递,急忙有惩罚者的号码给妻子发了短信过去:

  「漂亮的人妻,恭喜你完成了上次的任务我很满意,所以我决定给你些奖品,今晚你要把你老公带出去在外面公共场合达到一次高潮哦,给你的奖品也都要用到!

  衣服要求上身穿一个白色衬衣,下面穿一个超短裙,内衣穿你最暴漏的情趣内衣。」看着画面中的妻子收到礼物时的差异和无可奈何,到最后妥协着慢慢的在家里找出惩罚者要求的衣服,我知道今晚又有得玩了。瞬间我就归心似箭。

  到了家,吃晚饭的时候我装作一如既往,说实话,我蛮期待妻子准备怎么和我说,怎么让我同意她出去暴露玩这种变态游戏。边吃着饭边细细观察妻子,发现其有很多次欲言又止,我都装做没看到,笑话我主动去接话题不就露馅了吗。

  时间一只这么拖着,我耐心等待妻子开口,妻子也不敢直接转背去休息,我们就这么僵着,七点,八点,九点,十点,客厅的气氛一只莫名的有点尴尬,直到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老婆,这么晚了去休息吧。」妻子立马手忙脚乱起来,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一只支支吾吾,气的我啊,直接就转身往卧室走了。

  若云看到可能是急了立马冲了上来,挡着我不让我去休息:「老婆你到底想干嘛?看你刚才就有话说又支支吾吾的不说,不说我就去睡觉去了,明天我还有上班呢。」妻子急的要死,可能是怕完不成任务她那些丑事曝光给我这个老公知道吧,最后硬是硬着头皮低着头憋出了一句话:「老公,我,我,我们好久没一起走走了,出去散散步吧?」哈哈我的好老婆你不要害羞,我就等你这句话呢,假装沉思后:「好吧,一起去走走吧。」「耶!」呵呵妻子可真高兴。

  「老公你等我换点衣服,说罢急急忙忙去打扮了,当妻子再次出现在,一身白衬衫,下面是一个白色蓬蓬的白色超短裙(我不知道这种裙子叫什么就这么介绍了)。

  看着妻子这身打扮,我知道今晚出去有的完了,只是那暴露的内衣是什么样子的呢?心中隐隐有些期待……第九章黑夜中我暴虐的疯狂驱车出门,不知怎得,机缘巧合就这么把车子开到了上次看到妻子和岳母暴露的那个公园。

  妻子看我停在这好像有点紧张啊,呵呵,有点可爱了。

  我转头对妻子道:「若云,老早我就想来着公园走走了,我们就在这下去走走吧?」妻子若有所思,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来这是因为第一次在这看到了她的疯狂吧。

  走在公园林荫小道上我有一会没一会的和妻子聊着,暗暗的把妻子往,上次看见妻子暴露的那个路灯下,说什么就不走了,死皮赖脸就赖着。我也不知道我是个什么心态,报复?娱乐?爽?还是另类说不出来的刺激?说不准,不过方正我就特想待这里,期待妻子下一步的动作。

  若云柔柔的靠在我的身边,似是思考着什么,我想她也在给自己心里做着准备吧?一刻钟?亦或者是半小时?妻子终于抬起头,两眼含丝,水汪汪的,我想可能妻子搽的发情膏起效果了?

  若云:「老公……」说吧就直接吻了上来。

  那叫一个疯狂,瞬间一种异样的刺激就奔涌而出。我胡乱的应答着,手忙脚乱的乱摸了起来,谁叫我没个准备呢?

  摸摸了妻子的胸,咦没穿胸罩?顺带摸了摸妻子的下体湿湿的,好像有根绳子没有内裤,还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就是那个成人玩具吧?就是不知道后面是不是也有嘿嘿。

  若云:「老公给我,我要……」哈那药膏效果不错嘛。

  我耐心的抚摸着妻子大半夜的公园鬼影一般都没有一个,我才不怕出事呢,反而因此带来另类的刺激,一瞬间我仿佛成了那只隐藏背后的巨手。这么想着我冷静了下来,呵,想要,好啊,那我就好好的玩玩。

  「老婆想要啊?你不拖衣服我怎么给你呢?」可能是被药膏搞的意乱情迷了,若云胡乱的嗯着,「是啊是的,我要脱衣服呢,好好给老公爱爱。」三下五除二立马衣服就脱落了下来,哇塞,妻子这件内衣真的很暴露,上面就奶子下面一根绳子拖着奶子,下面就一根绳子累着阴户,真TM淫荡,下体的成人玩具居然还在嗡嗡的叫呢。

  真是贱,激烈的情景深深的刺激了我,一股暴虐的情感涌出,我一把把妻子推到在地,露出我早已坚挺的老二:「骚婊子给我含着,吹大了草死你。」「嗯,嗯,我是婊子,臭婊子,草死我吧。」说完一脸陶醉的吸吮着我的老二。

  说真的原来的时候妻子很少给我口交,也不怎么同意给我口交,不过技术居然这么好,MD看来没被少调教,我没享受过的都被别人享受了,这么想着我更加暴虐起来,我把妻子当公司那晚看见的女人一样,压着妻子的头,不顾一切的冲刺着,想着我要爆掉这婊子的口。

  意想不到的是妻子居然完全承受了,好像还很满意屁股一扭一扭的,嘴里模糊的嗯着。

  我的妻子这么变态了?还不是因为我调教的,我的怒火奔腾着,完全不顾眼前的女人是我的妻子了,她现在在我眼前真真切切的被我当成了一条狗,一条母狗。

  在妻子嘴巴里爽玩之后,我坐在公园长椅上休息着,看着眼前妻子的发情着被下体的成人玩具折磨着,妻子的表情似爽,似迷茫,好像在找寻着什么,突然貌似想到了,撅着屁股趴着像我走来:「老公,我痒,帮我止养。」哈妻子淫荡的本性终于在药膏的作用下暴露出来了,我觉得她现在除了知道我是他老公剩下都是性交的欲望吧。

  想起上次公园看见的情景:「想要?就给我扒开腿像狗一样的尿尿,尿出来了就给你。」残留的一丝理智让妻子开口道:「老公不要嘛,人家害羞。」MD害羞害羞就在前几天你就那样和你老妈一起在这扒开腿尿尿,被人家玩就可以被老公就玩就不可以,什么道理,我气急也可能是真真正正嫉妒了,甩手就一嘴巴过去了,用从未用过的语气对妻子说:「贱人是你求我草的,你TM就得按我要求去做。」意想不到的是,我这一巴掌好像抽出了妻子隐藏的M 潜质,居然来了个小高潮。更加意乱情迷了,乱七八糟的低声嚎叫着,也模糊不清的说着:「我是主人的贱母狗,我听主人的说的。」说完扒开推使劲尿了出来,尿水划过空气的轨迹滑落在地,也滑落了我的心里。

  我拿出妻子下体的电动玩具,提马而上疯狂的操着:「贱人,你是不是喜欢被人调教,喜欢被人羞辱,喜欢做母狗,喜欢乱暴露?说啊,你说啊。」「啊,好爽,好爽,好刺激,是啊贱母狗就喜欢被主人调教,主人说的我都去做啊,我是个变态啊,啊啊啊啊啊……」说完居然激烈的抖动这,浑身都打起摆子。

  我是第一次见妻子这么疯狂,还不停的低声吼着,这还是个人吗?和完全发情的动物有什么区别?我不顾妻子爽到不行要休息,我暴虐的抽查着,不停的问着妻子你是贱的喜欢被人玩么?妻子也模糊不清的回应着我嗯嗯嗯。

  我想当时如果能看到我自己的脸,一定是十分的扭曲,寂静的公园里,一个满脸暴虐的男人,疯狂着抽插着身前娇弱的已经爽到神志不清的女人……

????? 【完】

  字节数:32100